苏先生啊_何以彻悟

苏策
谁云鬼刻神镂,竟是残山剩水。

停更通知

明年6月高考。

接下来一定会有的是阿策的生日双鬼贺文

再可能会有一篇林方

还有一对原创cp,原型来源于我们班

高考完回来继续死在双鬼里_(:εㄥ__)

愿我得偿所愿,愿君事事如意。

我爱双鬼。

一点点食用指南

苏策/吃粮极杂   死在双鬼坑/我爱初五太太一辈子

       全职cp主双鬼(轩策)/我英主切爆

        另外 林方/方王/伞修/韩张/双花/泣刻/部分all策向/凹凸嘉瑞/帕佩/安雷也会写
(这么说但是其实啥都有可能写的)

         阿策腿部挂件/咔吹

        偷偷说一句我是个改名怪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换名字了千万不要惊慌哦hhh

       其实这个置顶真的没有用,都怪x乎把个人简介改了嗷

感谢关注感谢喜欢感谢推荐

【双鬼】势不两立(1)

*大家好,我是苏策。

*黑道,是相差7岁的轩策,请注意避雷。

*啊啊啊不小心又写了连载啊啊,咳咳反正我这辈子都不会填坑的yeah!XD

*有点陷入瓶颈期了,描写不出脑子里的画面……_(:ε∠__)_

*ooc是我的,阿策是轩哥的。

接受的话请往下吧。
―――――――――――――――――

“所以,这就是那个死老头所谓的‘礼物’?”

那位青年嗤笑出声。

明明该称之为清秀的面容上却是不加掩饰的戾气,嘴角微微勾起,倒显出一股似笑非笑的狡黠与张狂来。

还有与年龄不符的威压。

李轩靠在沙发上,将手臂张开倚在靠背上。头仰起,眼神却是向下,此时明明嘴角是一幅笑容的样子,但眸子里却无半点笑意。

“是,家主特地为您挑选的。”

李轩眯了眯眼,上下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所谓礼物。

五官长得精致异常,皮肤也白皙的过分,左眼眼角还生这那么一颗泪痣。虽说还未完全长开,但确确实实是副好皮囊了。

当然他最引得李轩注意远不是外貌。

明明还是个12岁孩子,该是无忧无虑的少年时期。他身上却散发着远不该属于孩子气息。

是高岭之花的高傲,是游离于世的冷漠,抑是超越常人的冷静?

都不是。

“…那死老头哪搞来一个孩子?”

“家主向福利院捐了一笔款,所以去了趟。”

“福利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见过最蠢的洗钱方式了,道上的人不笑死他哈哈”

李轩没忍住笑起来,一手捂住半脸掀起一寸刘海,露出额角的伤疤。

李轩家是黑道世家。所以打从他生下来起就活在硝烟味中。小时候的玩具是真枪实弹,稍大一些就见够了各种帮派家族的尔虞我诈,再大一点就脱离家族自己出来闯出一片天,当初的17岁少年,用血和命在2年内靠自己换来了道上的一席之地。

他是靠舔着刀尖上的血和踩过别人的尸体活下来的,所以他带着血腥味和戾气。正因此他非常好奇,一个12岁的少年,身上为什么有一股那样的气息。

“你,过来。”李轩颇有兴趣的对那个少年勾了勾手指。

少年意外的平静,几步走到了他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吴羽策。”

“…吴羽策吗?”李轩抬手,带着薄茧手指触及少年的脸颊,再继续延伸,手掌几乎是少年的半脸大小。

就在李轩刚刚触到吴羽策的颈部时,手上却传来一阵刺痛感。刚才还波澜不惊乖顺异常的少年,此刻狠狠咬上了李轩的手,鲜红的血液很快渗透出来,映在少年隐藏着不屈灵魂的瞳孔里。

李轩确定少年身上的气息什么了。

是戾气,远超年龄的戾气。

李轩不得不承认,吴羽策非常吸引他。

于是他不可琢磨的笑了。吴羽策咬得极紧,一副要用他的右手做晚餐的派头,他伸出另一只手擒住了吴羽策的咽喉,再毫不收敛的施力。

少年在逐渐增加的窒息感下不禁松了口,李轩得以要回他血肉淋漓的右手 。好家伙,下嘴一点不含糊。

李轩手上的力再度加重,吴羽策白皙的小脸因窒息变得通红,眼睛也眯起来,失去氧气的滋味并不好受,他开始尝试扒开李轩的手,但实力的差距太过悬殊。

李轩站起来,笑着这么来一句。紧接着吴羽策就感觉到脚脱离地面的感觉,再是猛烈的撞击感,一阵血腥味散开,他便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凶手带着笑腔的一句。

“吴羽策,你想活下去吗?”

必须要活下去。

【双鬼】不可侵染之红

*大家好,这里苏策。

*设计师轩x麻豆策

*只是片段 只是片段 只是片段 哈哈哈哈但我完全不想写全文的哈哈XD (嗯如果有小可爱喜欢的哈会考虑写全文_(:ε∠__)_

*想起来今天是七夕咱双鬼怎么的也得搞点事啊

*我发现我好像每次都说太多了,我决定话少一点酷哥一点√(并没有)

*ooc是我的,阿策是轩哥的。

接受的话请往下吧

――――――――――――――――

“我可以吻你吗?吴……”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烟,香烟一股一股的升腾起来,接着被风吹散。而他只是这么拿着,晦明不定的眼睛瞧着烟卷最尖上的火光,白屑积满了再自己落下来,却瞧不见他吸上一口。

简直可怜。

“…以艺术之名?”

好看的桃花眼下生着一颗泪痣。薄唇轻启,吐出一口白烟,烟气围绕着他的面庞,入鼻的都是发苦的烟草味。

明明是略带妖艳的五官,在他身上却偏偏显出无限凉薄来。

“以李轩之名。”

李轩抬手在落地窗的玻璃上摁息了烟,随手丢了烟卷。指尖攀上人的脸庞,对上人的眼睛,鼻尖都快对在一起,就这么兀自拉进了距离。

吴羽策侧过头,又吸上一口烟,指摩挲着烟尾。眼里平静冷漠的像结了冰,望着窗外的夜空,虽然想感叹一下从落地窗观看的夜景确实不同,但该死的 ,今夜,乌云密布。

他随即转回头,把那一片白雾尽数吐在面前人的脸上。

苦涩又呛人的味道在两人之间散发开。而那点白烟后面,他们的唇那样自然的贴附在一起。

说不上什么主动什么被动,说不上什么情欲什么感情。

就只是被本能牵引着这么纠缠不休。

这该死的契合度。

他就这么自然的探进他的口腔,他也就这么自然的接受他的探索。像要把自我都掏出给人品尝。

当然他也不甘示弱,那带着独有气息的舌一样想要刺探对方,但却被对方缠住,将那混合着苦味的舌被纠缠的动弹不得。

他们互相品尝着对方的味道。

吴羽策其实没多喜欢烟,只是这么多年了,原本只是烦闷时做作的吸上两口,却就那么演变成了习惯。

如果问他烟是什么味道,他不会有什么爱的死去活来,不会有什么凄清冷漠惆怅,他只会有一个字,苦。

他不想为烟作一首诗,那样太过矫情。

所以长年吸烟的他口腔里尽是一股苦涩的冷漠,他清楚得很。

不过当他的舌被牵制住与人纠缠时,倒是在对方的唇齿间尝到了那么些许甜味。

李轩算是个二好青年吧,不抽烟不喝酒。只是作息永远不调,总是咖啡不离手,独爱黑咖啡。

所以李轩尝到苦涩时并不反感,反而是无限的熟悉。

一吻毕。吴羽策脱离了李轩的手,好看的手指捂上唇,将烟又放入口中,烧白的烟屑积起一段,他却满不在乎的狠狠吸了口,再走开将它按灭在烟灰缸里。

“你浪费我一支烟。”

“我赔你一盒怎么样?”

“好。”

吴羽策吐出的烟气又将他围绕起来。让李轩看不清也摸不透。

于是李轩又走近他,俯下身轻吻人的下颚线。再顺着颈部曲线往下,一路延伸到他裸露出的锁骨,再狠狠的吸允一口。

吴羽策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那么一点变化。是痒还是其他什么怪异的感觉,他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放松着身体放任人的行动。

纵容就是最好的回应。

直到人吻上他的锁骨,他才抬手打断人。

“明早还有拍摄,别闹。”

“……不,很美。”

李轩的指勾上吴羽策微卷的发,眼底有透露着那么一股有些痴狂的迷恋。

“啧。”

吴羽策皱了皱眉,对上李轩眼里的情绪。他的心脏突然像被人揉捏一般,冒出痛楚来。眼里的冰霜也被撬动了一点,伴随着丝丝冷气冒出来的 是不可名状的忧伤。

“到此为止,我困了。”

你眼里的不是我。

吴羽策躲过李轩的怀抱,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
那吞云吐雾的样子,带着那么点寂寞惆怅。

这一切的行为却还点不起半点火热,偌大的房间冷的异常。

你看看,我们哪有爱呢?

夜,又冷又长。

………………

很快会有二更!有二更!有二更!我只是皮一下
啊我写的什么烂东西啊……

突然想整理脑洞

【双鬼】

中世纪paro 神父轩x佣兵策
          明明是杀人不眨眼的佣兵,犯着神都不会原谅的罪,却总在杀人后洗净染血的双手,一脸平静的向面前的神父诉罪。和明明是神的信徒,却不可控的爱上了面前充满罪恶的男人。
        (哈哈哈其实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中世纪哈哈23333333)

  现代 设计师轩x麻豆策
         国外出名的设计师轩回国初进某公司观看走秀时相中被公司雪藏的策,逐步捧红策后同时陷入爱情的漩涡,但爱的,到底是他还是艺术?(雪藏理由会叙述的,如果我真的写出来的话哈哈哈)

   现代 无脑甜文 总裁轩x总经理策
         世交的富翁两家,打小一起长大,中二不干事的总裁轩x妈妈般操劳的策。会有微林方。
(总之无脑甜又傻diao就是了)

  黑道paro 相差7岁的轩和策
         某19岁初出江湖的黑手党老大轩有天强行被自己老爸塞来一个12的孩子,美名其曰“礼物”。好看的少年实实在在是个危险物品,某无奈的黑手党头子开始了少年养成计划XD
         (因为我本人很喜欢这篇所以就不过多的透露了,故事和设定都没有这么简单的哈_(:ε∠__)_)

老北平时期 旗人轩x教书先生策
        本是南京某世家的小少爷,因为讨厌家里的迂腐离家出走去了北平的策,在那个旗人败落的时代不畏平凡的轩。慢步子的生活节奏成就了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的爱情。会有微林方和微伞修。

还有一篇跟楚辞·九歌·山鬼挂钩的巫师轩x山鬼策,但已经打算弃了哈哈哈哈

另外还有一些【泣刻】的小段子

接下来是雷爆的【乐策/林方/孙轩】……
         会有乐策的性转百合……安徒生童话之雷姑娘……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纠缠在一起的双花双鬼……虽然我自己到现在也不能想象大孙x车干的故事……和一个人一起产生的脑洞,把自己笑吐了,如果写出来了会艾特她的23333333

还有我想写【别哥x策爷】……(小声)
            酷哥和酷哥谈恋爱会是什么感觉呢?

其实还有【喻策】……(没声)
           我心里的喻策大概是两个理性与感性兼具的人,而一个选择了理性一个选择了感性吧

咳咳我本命真的是双鬼无差www但真的好喜欢策啊啊啊(「・ω・)「

by苏策
(占tag致歉)

别想了反正我也不会写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双鬼】从前慢(R18)


*大家好,这里苏策

*一个旗人轩x教书先生策的爱情故事。

*本来这篇车是要作为番外的……结果一不小心先写出来,就当交党费了_(:ε∠__)_

*节奏略显拖沓请注意,前后还有一小段非肉部分_(:ε∠__)_

*关于轩哥对阿策的称呼和禁欲系阿策为什么主动投怀送抱会在正文里解释。

*因为正文里会有林方所以这里让点心大大友情助攻了一下哈哈哈哈

*嗯,我真的很喜欢带迅哥儿玩

*废话讲完了,接受的话请往下吧

车请走评论(比心)

【双鬼】Monster (下 / R18)


*大家好,这里苏策。原名秋山鬼。

*各位高考加油(ง •̀_•́)ง!加油加油加油!!!

*上篇请戳:激情双鬼在线恋爱

*黑道设定请注意

*极少数血腥描写请注意

*ooc是我的,阿策是轩哥的。

接受的话请往下吧
(建议搭配BGM:Badroom warfare ――ONE OK ROCK )
――――――――――――――――――
03.
李轩不喜欢西区。

他讨厌那里的乌烟瘴气,一股子自甘堕落的气息。即便那里有收益不菲的赌场。在他眼里那是最大的毒瘤。

所以他常常想,为什么西区这样的一个地方,能养出吴羽策这样的人。

那样的纯粹,超脱于周围的一切。

高傲迷人的不像话。

想到这李轩不禁抚了抚自己的唇,想起那天的一切不禁笑了。

“轩哥,您在吗?”门外响起敲门声。

“迅?进来吧,人到了吗?”李轩轻轻敲着桌子,那张素不变的笑脸透着愉悦的味道。

所以当李迅进到自家首席大人的房间,差点没摔着。

天啦?!等等等等轩哥怎么回事??这是在想些什么??而且还笑的很开心的样子??what??轩哥是背着组织找了个嫂子还是怎样??

“?”

“…哦哦,到了轩哥,东西也准备好了……”

“那正好,走吧”李轩随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极其愉悦的走出房间。

吴羽策对看到李轩一点都不意外。

他意外的只是西区这么多年镇守的赌场被人夺走。在自己不在的几个小时里面。

什么神秘人几小时内占领赌场,什么亲点首席谈判,都是那群玩忽职守的废物的脱词。

到底这是想把自己推出去顶罪,再抢夺自己这个他们觊觎已久的位子罢了。

到底是要自己死罢了。

“嗨,又见面了。”

吴羽策只是抬眼看了看李轩,随后又冷淡的将手里的一份文件甩向他。

李轩抬手接住了这带着凌厉杀气的文件夹。

“别那么紧张,喝杯酒。”李轩慢条斯理的打开文件,眼光却全放在吴羽策身上。

一杯龙舌兰被摆到了吴羽策面前。

那酒泛着迷人的颜色,透明的杯身因为冰块的原因染上一层水汽。

下了药。

吴羽策知道。

他倒希望是毒药。他想从这泥潭里脱身了,他在这片污浊里挣扎这么多年,不是为了金钱物欲,只是为了活下去。

但他终究是受困的野兽,再三挣扎也无法逃脱。但他的高傲与执着不允许他死与这片肮脏与污浊。

但死在另一只野兽手里或许也不错。

死在爱的人手里或许也不错。

04.
车请走评论

直到很久之后李迅多了个嫂子才知道那天自己加料的那杯龙舌兰里不是毒药而是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
第一次开车肉抄得不太香请多担待_(:ε∠_)_

车翻麻烦叫我补档(*/∇\*)

给小可爱们比心

【双鬼】Monster (上)

*大家好,这里苏策。原名秋山鬼。

*大概算是失踪人口的回归系列……

*emmm之前01实在是太短小了所以就把今天码的和它整合了一下决定分上下_(:ε∠__)_

*黑道设定请注意

*极少数血腥描写请注意

*HE百分百,下篇有真车出没。

*ooc是我的,阿策是轩哥的。

接受的话请往下吧
(建议搭配BGM: Monster―――GUMI )
――――――――――――――――――
01.
阴霾的天空,暗黑色的乌云密布。

街道边矗立这黑压压的高楼,被乱作一团的氤氲之气围绕。只有各种各样的广告牌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却被吵嚷的人群挤的四分五裂,显得非但不明亮,还格外得刺眼。

唯独只有最中心的大楼发出耀眼金色光芒。

但那不是希望的金色,是这个充斥这糜烂颓废的城市不可救赎的纸醉金迷,是气味作呕却仍让人趋之若鹜的金钱之地。

吴羽策穿行在人群中。偶尔被人撞到,便紧紧风衣,将帽子压得愈加低,神情愈加冷淡。

他走到了那散发着金光与腐臭的金钱窟,推开那扇罪恶的大门。

还没等他摘下帽子,一名应侍几乎要扑到他身上。吴羽策眯眯眼,眼神冷淡的扫了他一眼。他才忙将吴羽策的帽子与风衣接过,带着些急迫敬畏的开口。

“策爷,您总算来了,东区的人闹事来了……”

“人在哪?”吴羽策微微整理了自己一尘不染的西装,淡淡问道。

“楼上,爷这边走。”

实话说,当来势汹汹的李轩见到那一身冷淡气质的人进来时,确实是不小的被惊艳到了。

一尘不染的黑色西装封锁人略瘦的腰肢,衬衫的扣子整齐的扣到最上,洁白的颈,再到那颗眼角旁的一点泪痣,那是被天使吻过的样子。不得不说,纵是阅人无数的李轩也觉得这绝对称得上美人了。

当然,李轩没有错过美人眼中满满的冰霜和杀戮之气,那是被鲜血洗礼过的样子。

很好,是同类。

“东区李轩,首席执事,幸会”李轩微微一笑,饶有兴致的开口。

“西区吴羽策,首席执事”冷漠而富有侵略性的声音。

吴羽策感受到对方的打量,也抬起眼付以同样的眼神窥视。无论是似笑非笑的唇角,还是微微上扬的眼角,还有那眼里无法掩饰的兽性。

他知道,是同类。

吴羽策在李轩对面落座,应侍递上一杯酒后讪讪退去。两大区的首席在眼神交互中,已给房间蒙上一层威压。

“龙舌兰?我还是更爱威士忌,不过苦艾酒也不错,更烈。”李轩不紧不慢的打趣道,那真诚的样子好像他真要跟你大谈酒类。

“赌场是西区的”吴羽策却冷漠的打断他,轻轻抿了口面前的酒,眼神自带凌厉与锋芒,“一直如此”

整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数一数二的赌场,完完全全的金钱世界,多少人宁愿烂在这铜臭味中,如此收益巨大的地方,是别人要得走的?

“不久就不是了。”

李轩看着那极富攻击性的美人,兴趣愈浓,却也没忘了此行的目的。

野兽遇见同类的激动,让他沉寂已久的血脉重新喷张,对血腥暴力本能的欲望在他脑里横冲直撞,恨不得现在和痛快一战,或是相互撕咬直至血液流尽直至死亡。

李轩更想看这只野兽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的样子。死亡能不能使这只傲然的怪物哪怕只是退去一点杀戮与冰冷呢?

所以这只野兽对另一只露出浓厚的兴趣,这是同类的相互吸引,更是同类间天生的相互侵略与攻击。

寥寥几句便剑拔弩张,李轩却不想就这样结束语言的你来我往。

“哼,别那么紧张,就这样切入主题多无趣。让我们先来点放松的话题。”

“美人,你有男友吗?”李轩直勾勾的盯着吴羽策,嘴角勾起戏谑的笑容。

一把枪抵在额头。

纯黑的枪身,火红的纹路在包裹在上,鲜红不像是纹刻上去的,而是染上的,用献血浸染的,略长的枪口更显的不像是枪,更像利刃。

是把好枪,如果它没有抵在我头上的话。李轩想。

如果他不是我的敌人的话。

02.
吴羽策一直是一个人。

无论是当初组织里初出茅庐的新人,还是一路摸爬滚打爬上的首席。

他从不和任何人组队。

从曾经力量还不足中了暗算奄奄一息,到现在西区人人敬畏,强大而坚韧。

他仍然是一个人。

所以当他被猛然拉到黑暗墙角,本能性的抽出袖里藏得匕首狠狠的向那看不清的黑影刺去,却又被对方付以同等的力气狠狠握住时,或许只有房檐水滴,昏暗的路灯,趴在路边的狗知道。

或许只有他知道。

冰冷的唇被人封上,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打在他素来冷淡禁欲的脸上。

这可不是什么温柔的吻。或者说根本不像吻,更像是撕咬。

李轩狠狠擒住吴羽策的唇瓣,极富侵略性的吻咬,在上面留下独独属于他的红痕。

李轩身上独属野兽的强烈占有欲狠狠袭来,充斥着吴羽策全身。

李轩一手扯着吴羽策略带卷的发,一手握住他的匕首将他死死抵在墙角。

吴羽策一边用力挣扎,抬腕加深了匕首的力量,一边对那炙热的唇猛的咬下去。那是野兽的利齿带来的血腥味。

鲜红的血液延着李轩的手臂漫延而下,浸湿了他的黑衬衫。

唇上的血却没有如此幸运。咬破李轩唇瓣的吴羽策没有料到对方还不肯松口,一个大意被人长驱直入,搅和着血液在他的口腔里霸道的探索掠夺。

那人不知好歹的缠住他闪躲的舌,强迫他与自己纠缠,顺带狠狠夺尽他嘴中所剩无几的空气。

强烈的窒息感冲淡了吴越策眼里的冰霜,将他好看的眼蒙上一层雾气。缺氧倒是终于给白皙的脸染上好看的红晕。

直到吴羽策觉得自己要死于缺氧,李轩才舍得放开他的唇瓣。唇舌分离里时的那点泛红银丝昭告这事件的激烈。

吴羽策再也禁不住大口的喘息吞食着空气,头脑有些不清,眼前的人事也被蒙上一层雾似的眩晕,人有些脱力,紧紧握着的匕首也不慎被李轩夺去丢在一边。

李轩同样低低的喘着,极为满意的看见这只高傲冷漠的同类如同猎物一样的求生姿态。

无论是眼角的微红还是眼眶中呼之欲出的生理盐水,以及不成样子满是他的痕迹的肿起的唇瓣。无一不令他愉悦。

李轩突然注意到了吴羽策眼旁那颗美得过分的泪痣,意外温柔的轻轻靠近想付以一吻。

却突然被一只修长纤细的手擒住了颈。

吴羽策还在喘气,眼神却已恢复凌厉与杀戮。除了还被李轩紧紧拥住的身体以及带些不稳的气息,他和平常的那只野兽无二。

“哼”李轩突然轻轻的笑了,嘴角勾起要命的弧度,不顾人手上逐渐增加的力道,灼热的要命的气息吐在吴羽策的脸庞。

“我亲爱的首席大人,你不是有枪吗?”

“为什么不开枪呢?”

――――――――――――――――――

emmmm稍微解释一下我诡异的设定,执事就是那种老大代理人,首席就是那种狂拽酷炫diao炸天那种,权限很大……_(:ε∠__)__

其实这一次我今天第三遍发了,第一次没发出去,第二次没打tag【崩溃】……下篇大概明天不定时更新,给小可爱们比心。

【双鬼】使君子


*这里秋山鬼,叫我秋/山鬼都OK,大家除夕快乐,比心。

*情人节双鬼虐狗的彩蛋片,没错,由我拉低总体质量(写太慢了没赶上情人节_(:ε∠__)_)

*感觉自己写的完全不甜【捂脸】,注意避雷,就当是大家吃了一天糖喝口茶缓缓吧(不要脸)

*绝对绝对绝对是HE !!相信我!!

*引子场景出自马頔的傲寒,侵删歉。

*ooc是我的,阿策是轩哥的。

接受的话请往下吧

(建议搭配BGM :傲寒――马頔)
――――――――――――――――――

当落日为黄昏染上浅金色,当稻场上覆的雪开始融化,当我望着星辰斑斓的天空。

你会不会来娶我?

………………………………
01.
稻场上一阵嘈杂,那是鞋底踩过麦麸碎末的声音,紧接着便传出孩童嘻戏打闹的声音,和着淳朴的笑声,在山里回响。

吴羽策斜依在稻场里小教室的木门上,看着打闹着的孩子们,手捧着水杯轻轻喝了一口滚热的水,有些烫口,便紧接着哈出一口热气。

他是一名支教教师,却也是这山养起来的人。

一阵风吹过,惹得吴羽策拢了拢衣服,揉揉发红的鼻尖。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还要冷,他这样想。

孩子们的教室得修了,木板老旧的开裂,无论是不时灌进的冰冷的风,还是木板生裂时发出的刺耳的声音,都对孩子们一点都不友好,他这样想。

“…唉,得去找点什么东西先塞着,这样的天修理工也不愿意来……唉,还是得过几天下山去和季书记谈谈,总得把柴和煤安置着,不然过什么冬天……”他暗自嘀咕着,将喝完的杯子放在一边,生着冻疮的修长手指抚这破旧的门檐,“……嗯,要不还是先把我那羽绒被拆了塞着先……”

“你好,请问是吴羽策吴老师吗?我是新派来支教的老师,我叫李轩,多多关照啊”

突如其来的陌生声音吓的吴羽策一个机灵,猛地转身差点撞上人。

“诶诶诶小心点啊吴老师”李轩温暖的手搀住吴羽策,他忙站好连连致歉,有些不自在的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碎发。

“没事没事,没摔着就好”他笑着,温暖的与这周围都有些格格不入。

冬天都要暖了。

他这样想着。

02.
“好,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了,有不懂的可以来问老师,下课吧”吴羽策整理着书,轻轻咳了两声,喉咙有些发痒,想着应该是今天话说的有些多了,琢磨着一会喝口热水暖暖。

正想着突然杯子就出现在眼前,升腾的热气给他的眼镜蒙上一层雾气。

吴羽策抬头向主使人看过去,眼镜朦胧着他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他脸上挂着笑容。

“嗓子疼吧,喝口水,天气好像又转凉了”

他接过水,刚刚消散的水汽又蒙上来,他始终看不清李轩的脸。

“嗯谢谢……这里就是这样,大概得要下雪了,不过今年确实格外的冷……”

淳朴的孩子拉拉吴羽策的衣角,他低头对上一双明亮而含些羞涩的眼睛,“阿策老师,这里…这里…我没听懂,可以再给我讲讲吗?”

他轻轻笑了,摸摸他的头“当然可以啊,李迅同学”

李轩看着他的笑,嘴角的弧度又止不住的高了些。

过了一会,吴羽策与李轩并肩走在走廊上,房檐上滴着水――――昨日落了雪子,离下雪不远了。

“咳咳,那个小吴老师,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嗯,问吧”吴羽策轻轻应了一声,眼睛还是注视着正滴落着的水滴。

“emmmm为什么孩子都叫你阿策老师啊”

“……我也不清楚,估摸着是觉得亲近吧”吴羽策抿了口不再发烫的水,应道。

“阿策。”

03.
雪终于还是下了。大雪覆盖了山,覆盖了地,覆盖那小小的稻场和那小小的一排平房。

李轩已经来了三个年头有余了。

幸好以前老旧的木头房子今年春天给修了一修,不然这样大的雪,吴羽策又总不得安心觉得它要塌。

顺便一提,那难缠的村长在轩哥这个一脸老好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和咱阿策深藏不露的碎碎恋本性,外加强势眼神之下终于还是妥协拨了款。

孩子们一个个都迫不及待的跑出去打雪仗,他们回了句小心点就放任他们在稻场上撒欢了。

小小的教室里透着一股子暖意。

“阿策,今年的冬天还冷吗?”李轩笑着,嘴角弯起好看的要命的弧度,吐露的字眼都带着一种浓浓的邀功意味,像极了做完作业求糖果的孩子。

吴羽策没有回答,伸出纤瘦的手臂托着头,视线顺着敞开着的木门向外看去,不知道是在看玩闹的孩子还是白茫茫的雪,或者又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李轩不知道吴羽策看着什么出神,不知道他掩在手掌下不自觉勾起的唇角和泛红的脸,不知道……不知道他的爱啊……

所以他也向外看去,延着群山,看着天地一色,万物皆白,看着场上嬉闹的孩子,看着他与他亲手修的木门,直到看到他,看到他的阿策额前的碎发,镜片后清亮的眼睛,红红的鼻尖还有白皙泛着粉红的指。

李轩来后,吴羽策冬天再也没有生过冻疮,再也没有。

他爱他啊,哪里忍心看到他受一点伤,可是……可是……

“对了,阿策……如果……如果……我走了,你会不会舍不得?会不会想我?……”李轩开口问,语气与平常无二,但眼睛里含得淡淡的悲伤和期待抹也抹不掉。

“不会,你走了我可巴不得,省得又和我抢被子。”吴羽策没有看他,只当他是一贯的在开玩笑,便故作冷漠的回复他。

一般来说,这时候李轩总会装着委屈的叫苦,说着自己这么有这样一个同事,自己死了算了,博他一笑。

然而他不料,也不信,今天会有所不同。

“……阿策……我要走了,等冬天过去之后……”

吴羽策的瞳孔骤得放大,李轩突兀的告别在他脑里横冲直撞,他感觉脑袋有些不听使唤,有什么在脑内叫嚣。迷离着,他没有听清接下来的话。

吴羽策突然觉得手指有些发痒。

还是发疼。

04.
雪在化了,在整个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山林终于冒出一点绿色,抵过寒冬侵袭的植被苍翠万分,给天地添上无限生机。

熬过冬天,就是春天了。

可我熬不过了,吴羽策这样想。

吴羽策与李轩并肩走着,李轩的行李不是很多,但还是提了两个箱子,多是吴羽策塞给李轩的。

到了稻场门口,李轩停下,将行李放在一旁。

“就送到这吧阿策,书记说一会会有人来帮我搬行李。”

“嗯……”吴羽策终于抬起头,白皙的脸被风吹得微红,他叹了口气,伸手理了理李轩胡乱系着的围巾,“自己做事小心点,别冒冒失失的,城里乱,干什么事都留着点心别被人坑着了……”

“好好好,我知道我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是吧,小媳妇阿策?”李轩竭尽所能的微笑着,打趣着他。

“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阿策,你也是,一定要是。”李轩笑着牵起他的手,朝略显冰凉的手哈了一口气。

“冷不冷?阿策”

吴羽策把自己的脸塞进厚重的围巾里,眼镜又给蒙上雾,挡住了微红的眼睛。

“不冷,冬天…也要过去了。还有,收着这个。”吴羽策顿了顿,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平安符,塞进人手里,“这是我拜托别人给做得,不嫌弃就收下吧。”

谁知道呢?那晚上悄悄挑着灯的哪会是别人。

李轩接过,紧紧挨着鼻子嗅了嗅。这是他的阿策送给他的。“阿策,在里面是什么?很好闻”

“使君子。就是今年春天一起种的。”

使君子,喜光,耐半荫,但日照充足开花更繁茂,喜高温多湿气候,不耐寒,不耐干旱。

这是前几年李轩带来的种子,今年春天拉着吴羽策种下的众多植株中的一种,就在教室后面。但其他的都在夏天要么淹要么晒死了,只有使君子活了下来,在秋天被吴羽策全部收获,一部分给了孩子们,留了一点给自己。

“嗯,我一定会好好收着的……我走了……阿策”

吴羽策低下头,没看到李轩泛红的眼角,任他转身离去。

使君子,别名,留求子。

05.
李轩走了快一年了,吴羽策在这一年里生活又回归平静。

他又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了一个人为孩子上课,习惯了下课了倚门边,看着孩子们玩,再喝一口水。

每当孩子拉着他的衣角,问道“轩轩老师去哪了?”

他摸摸孩子的头说,“去了更好的地方。”

吴羽策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忘了李轩,除了深夜惊醒时打湿的枕巾和只剩他一个人的双人床。

吴羽策不知道李轩迫于家庭变故离去,不知道他被迫撑起一切的无奈。

但他知道,他爱他,他也爱他。

不过一切都落定了,多说无益,他这样想。

吴羽策不止一次的想象过李轩婚礼的样子,新娘应该是温婉的闺秀,他们幸福的笑着,他会为她戴上戒指,亲吻她。

然后无声的哭泣。

又要到了雪化的时候,与每年都如出一辙,唯一意料之外的。

李轩回来了。

他围着那年离去时戴的围巾,头发比之前短了一点,他站在阳光下,笑得比阳光还温暖。

吴羽策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一点都没有变化的人,强忍住了扑进人怀里的冲动,还是忍不住发涩的眼眶。

“阿策!!”李轩突然大声喊到。

“等到我们一起看过浅金色的落日,等到我们一起等到稻场上覆的雪开始融化,等到斑斓的星辰照亮天空。”

“你,嫁给我好不好!!!”

终于等到他将他搂入怀中,等到他不由分说的吻上他。

他抑制不住的留下眼泪,绽放出足以化雪的微笑。

他说,好。

【双鬼】Diamonds


*初次见面,这里秋山鬼,叫我秋/山鬼都OK,请多多关照【比心】

*非常突然的脑洞产物,没什么主题就是搞事

*前后时间跨越极大,所以会有文风突变__(:ε∠_)__请见谅

*大概算是急刹车,而且短小。

*ooc是我的,阿策是李轩的。

接受的话请往下吧

(推荐搭配BGM : E. T. ―Katy Perry 、Diamonds ―Rihanna)

――――――――――――――――――
李轩的唇附上吴羽策的。

谁都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肢体的接触,唇齿的纠缠。

酒精味逐渐漫延开。

吴羽策修长好看的手指有些不知所措的在李轩身上胡乱的摸索着,紧接着被另一只同样好看的手握住,十指相扣。

这是一个狂乱霸道且极富侵略性的吻,鼻间充斥着占有欲的味道。

吴羽策感到微微的窒息感。

罪魁祸首在他的唇齿间强取豪夺,丝毫不顾忌他用以示威的齿间咬合。

唇齿间泛起血腥的味道,刺激着味蕾上的每一寸神经,叫嚣着这一举一动的疯狂之至。

吴羽策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李轩的手,一双清冷的眸子蒙上一层水雾。偶尔从压抑中泄露出一点带着颤抖的喘息声。

色情至极。

终于,李轩在他唇间的胡搅蛮缠以唇瓣相离的发出的滋水声告终。

唇瓣分离时看起来那样艰难,仿佛每一处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不忍,与对彼此深深的渴望。

亦如他与他。

吴羽策好看的唇瓣早已红肿起来,此时一张一合 ,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李轩看着自己怀中心心念念的人。看那双永远盛着一汪清澈湖水却每每凝结成冰的眸子因为自己预谋已久的肆意妄为而化开冰霜,连那好看的眼角也染上一分媚色。

他的阿策这么好,好到他恨不得阿策只是他一个人的,却又好到他战战兢兢许久也不敢哪怕仅仅染指一下。

“阿策…阿策……”李轩的手指不禁抚上心上人白皙的脸庞,忘情的呼唤他的名字,虔诚的仿佛信徒的祷告。

另一只手却按耐不住要翻开这带刺的圣经。轻巧的挑起人衬衫的下摆,带着薄茧的指腹磨砂着吴羽策有些过瘦的腰部。

吴羽策却突然抓住李轩的手,声线恢复他一如既往的冰冷,唯独薄唇上残留的不知谁津液无声的宣告着事件的激烈。

“…李轩,你到底想干什么”吴羽策的眼睛直勾勾的瞪向李轩,冰霜中暗藏着烧起的怒火,“你以为我是什么?别再碰我……”

他想摆脱李轩的怀抱,却被紧紧的抱住,不想李轩用足了力气,饶是他也一时挣脱不开。

“李轩你放…”

“阿策,我喜欢你。”

“喜欢你到连带上喜欢清冷的月亮,它像你。”他吻上吴羽策泛白的指节。

“喜欢你到连带爱上带刺的白玫瑰,它像你。”他轻轻舔舐吴羽策精致的锁骨。

“若你是那王冠上的珍宝,那我定会成为王位痴狂者的一员。”他咬着吴羽策的喉结,惹得人一阵颤栗。

“若你是那传颂的圣经,那我必将成为你永远的信徒,至死不渝。”他亲吻着吴羽策的唇角。

吴羽策的脸颊渐渐泛上醉人的红色,眼角染上的嫣红甩也甩不掉。

“李轩……”晶莹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滑下,像极了玫瑰上的露水,从花瓣上黯然滑下,落入地面,积不起一摊水。

然而不同的是,李轩吻上那美人的眼,将一切纳入口中,未让尘埃染指这珠宝分毫。

“阿策。”

“我想要你。”

他的唇附上他的。